我要甜的

微博:鱼塘先生21

霸道太师的小娇妻

根据b站同名视频改编


   

     自打花无谢从太师府中平安出来之后,宇文护也没在过问花无谢的事,好像说要指教的话也只是客套一般。花无谢说不上来这是种什么感觉,像是应到的劫难迟迟不到,提心吊胆让人不敢放松,不同的是花无谢在这情绪中又多了些失落,像是被人失了约的不痛快。


 

      为了摆脱这种思绪的烦扰,花无谢又开始府内府外的没个消停。因为临近年关尚书坊的博士早早的停了课,不用上课的花无谢更是像脱了缰的野马,整日里往外跑与那些狐朋狗友一起。


“无谢,最近可是年关将近花大人和夫人忙着,怎的这几天天天得空要和我们出来喝花酒”


花无谢喝着酒听见这话眼睛也未从那弹小曲的姑娘身上移开。


“可不是,难得尚书坊不用去尚书坊爹娘又忙着,我在府里帮不上什么忙就出来玩玩”



“怎的没见你去找公主,你以前可都是找公主出来玩,怎么可是公主又做了什么让你伤心的事了,让你日日拉着我们几个喝酒?”


几个富家公子开始打趣花无谢。


“是公主出不来,说是年关将近,不易出来走动”


“不易走动?往年也没少出来和我们玩,无谢可不是在诓我们?”


“莫不是无谢觉得被公主伤了心,不好开口叫公主出来”



“若真是不痛快兄弟几个陪你就是了,不就是公主么,要不得还不能换一个了”


花无谢都要被几人气笑了,也不知是从哪里听来自己喜欢公主的闲话,儿时玩伴的情谊便被曲解成这般。


 


“听说独孤家的小女儿长的好看人也聪慧机灵,近几年独孤家好像也快要给这小女儿定门亲事了,要我说这也不比公主差,无谢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就是,郑侍郎的妹妹也不错,若是都不喜欢,可否考虑下舍妹?”



听着越来越偏的话题花无谢不得不出言打断“我何时说要定亲了,再说令妹实在剽悍,我可还记得她小时候抓着我头发非要把我当马骑”


“哈哈哈哈,他这是要收了无谢做妹夫啊”


“兜兜转转原来算盘在这呢”


花无谢怕在闹出什么只得坦言“公主不知犯了什么错处,被禁足宫中,所以出不来”


此话一出,却是有些惊到了这些公子哥。这公主是皇上唯一的一个妹妹,十分偏爱,皇后也是拿她当自己妹妹一样疼,那是犯了什么错处才能让皇帝狠心禁了公主的足。又或许不是皇帝禁的足,是那位太师。再往下便不敢多想了。



花无谢出来喝酒也有多半与这事有关,人人都看得出这天下是谁做主,看这些日子太师对他的‘关照’,显然花府已经不能在独善其身了。宇文护的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尚书坊这些孩子是宇文护的棋子,自己也必然成为宇文护威胁父亲的筹码。花无谢不知道父亲是否会站在宇文护那一方,他只希望一家平安就足够了。


上天像是要相应他的祈求一般,花无谢的思绪刚刚收拢便冲进来一批官兵,吵吵嚷嚷的说要盘查酒楼。花无谢一行人也只得和其他人一般在房中等待盘查。


推门而入的不是普通的官兵还而是长安城巡查宫禁的禁军。最后进来的是一位装备齐全的中年男子,花无谢不曾见过。而来人却像是寻找什么人一般四处看了一圈,而后有人在他耳边低语。



花无谢不知道这群人想要干什么,但他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年关清查,各位稍安勿躁”


中年男子像是随便为这次搜查找了个借口,毫不在意的命令手下搜查起来。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楼下的大堂便开始闹哄哄的了。那中年男人撇了身旁的禁军一眼“找到不该有的东西了,那便查封,这些客人遣出去”



花无谢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能出去显然再好不过。在花无谢将要跨出门口的时候,那中年男人却突然开口。


“既然是尚书坊出来的,不要丢了皇族的脸。今日之事,望花公子谨记。”


花无谢脊背一僵,他很想问今日之事是谁所为,又为了什么。最后他却什么都没问便抬脚离开了这酒楼。


“无谢,那人说的什么意思啊?”


“这跟尚书坊有什么关系啊”


“无事,出都出来了还能有什么事”花无谢苦笑着安慰众人“喝不了酒了,又扫了兴便各自回吧”



看着话花无谢略显苍白的面色大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各自告了别。



花无谢一人踏上回家的路,他知道那番话是宇文护在警告他,要他乖一点。只是他做错了什么,酒楼宾客和掌柜的吵闹声在他脑子里此起彼伏,他内心却平静的很。宇文护始终是宇文护,野心也是从不会遮掩。


花无谢回府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了封书信,写给宇文护,没别的事就是单纯的阐述这几日忽略功课的错处并认错。



宇文护收到花无谢的书信还是非常开心的,为他终日沉浸在国事之中的日子多了几分慰藉。只是拆开信件一看没有一分甜蜜,通篇都是认错的态度,宇文护似乎能看见那人可怜巴巴的写信的样子,又不由得深思,自己是不是吓到这小家伙了。



宇文护只是想让这人乖一点别总跑去喝花酒,前脚刚禁了公主的足,谁想到后脚这人又叫了别的人喝酒。宇文护只得差了司卫去随便寻个由头封了那家酒楼,警告一下那小孩。现在看来似乎有点过了头。


宇文护也提笔写了封信,意思很简单,明日来我府上。


     ——————————————————————————


下一章是不是要写太师哄媳妇了?


【国旻】我曾见过爱情的颜色

*或许下次写告白?

题目:本文的爱情是什么颜色的

老规矩图片看不清,评论走链接。

我曾见过爱情的颜色

*或许下章写告白?

题目:本文爱情是什么颜色的?

无奖答题。

https://shimo.im/docs/UloMDEQRW0IUuigT/

【赫海】 朋友关系

☆短文一发完

☆happy ending

如果图片看不清咱就走链接吧,我是不懂了😂😂

霸道太师的小娇妻

霸道太师的小娇妻

根据b站同名视频改编得到授权的哦😏

第四章

花无谢亦步亦趋的随着太师出了宫,让花无谢没想到的是宇文护居然带着他进了太师府。

没有去上次招待花无谢和花老爷的正厅而是去了宇文护的书房。等宇文护换好了常服两人才一同去了书房。

花无谢也正是纳闷,书房这种私人的地方不是一般都不喜欢外人进去的么,但太师大人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好去问人家。

原本以为太师大人会把他带到自己府里然后好好教训一顿,结果只是在书房考了正在学的几篇文章,背的不熟的宇文护便叫他写下来,自己也在一边写着什么。

太师大人也没想象的那么凶么。长的也还不错,刚开始花无谢还能好好写,写了一会儿便开始走神,竟一直盯着宇文护看的挪不开眼。

宇文护也感受到了旁边灼热你的视线,转过头就见花无谢尴尬的挪回视线,笔上积了一堆墨滴到了纸上。

“写完了?”
“没……还没有”
花无谢及其尴尬的小声说道。愣神不说还一直盯着太师大人看,还被发现,让写的东西还没写完,花无谢觉得自己死定了。

宇文护看着花无谢的脸色变来变去,就知道这人又在想些有的没得。

“看你也没什么心思写了,那便出去让我看看你的武艺学的如何了”
“嗯……是”

花无谢有亦步亦趋的跟着太师去了练武场。
“先来射箭看看”
宇文护随手丢给他一把弓。花无谢接过来比自己在尚书坊拿的那个沉了些,单凭重量花无谢就觉得是把好弓。

花无谢射了几箭却没有正中红心的。

“还不错”
宇文护看了眼远处的靶子。
花无谢还没来得及分辨这是夸奖还是嘲讽,宇文护就拿走了他手中的弓。

拉弓,射箭,命中红心。
“但还是差了点”
宇文护转过头看他。
花无谢立刻恭维起来
“自然是比不得太师大人的”
“你过来”
花无谢愣了一下,走了过去。
“好歹是尚书坊教出来的,出去可不能给皇族丢脸,重新来”
“是”
花无谢再次拉开弓
“不对,手不对”
花无谢还没来得及调整宇文护的手就覆了上来,花无谢比宇文护矮了一些,这姿势刚好把花无谢环在怀里。

宇文护握着花无谢的手拉开弓,射箭,像是没注意到怀里人泛红的耳朵。

毫无疑问,直中红心。

“学会了么”
花无谢面颊绯红,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了,反观宇文护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若非说不同似乎面上多了几分戏谑。
“学……会了”
“好,再来我看看”
花无谢只得再次搭弓射箭,心无杂念时都不见得能中,更别说这心有杂念了。

连续射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差。
“怎么,不是学会了么,怎么我教完反而越来越差了?”
“太师大人教的很好,只是草民愚笨需要多练几次才能掌握其中技巧”

宇文护似乎满意了这个说法点点头。刚要再说些什么便被一旁来传话的小厮给打断了。

花无谢看那小厮在宇文护身边耳语了几句,便顺水推舟想要离开这危险的地方
“太师大人想来事物繁忙,草民便不多叨扰了,太师大人的教导草民谨记”

宇文护挑了挑眉毛
“本太师就这么吓人?”
花无谢连忙反驳
“不是,只是太师大人事物繁重,怎好再让太师大人为了草民功课如此烦心呢,而且太师多草民的教导已经够多了,草民已经感激不尽,怎么好在叨扰太师大人呢”

“也好,现下确实有事顾不得你了,尚书坊也差不多到了下学的时辰了,你便回去吧,等本太师得了空在过问你功课”

还要过问!

花无谢心中一百个不情愿也由不得他多说什么了毕竟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在推脱就是他不给太师面子了。

“是,劳烦太师大人了,也请太师大人注意身体,草民告辞”

“送客”
随着太师府的管家出了门,花无谢总感觉太师大人有些生气,一定是觉得自己功课做的不好了。

要好好学习了。

花无谢有些低沉的想,要不然谁知道太师大人又会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行为。

并肩同行什么的

【起风了】赫海

起风了

   转眼之间,便是落叶飘零的深秋了。两人的夏日新曲似乎才刚刚发行的样子,可不过慌神的功夫连一位都拿了许多个了。

   李东海和李赫宰甚少有这样闲的功夫一起走在傍晚的街道上,不止碍于两人的明星身份,还有繁重的行程,连个休息日都难得哪还会有什么空闲出来逛街。

   只是两个人想念的紧了些便会推脱一些行程,或是拿着为数不多的假期出来约着一起,哪怕只是坐着闲聊也好,总是要在一起呆一会儿的。

   相对于有目的的寻个地方聊天,两人似乎更喜欢在不知名的道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好像多走一会儿所有的烦恼与忧愁就会统统消失不见,也会看见明亮的太阳。

 “我们差不多一个月没见了吧,连艺声哥都以为我们出了什么问题”

李赫宰半开玩笑的抱怨,李赫宰是真的不开心,李东海以前可是很黏着他的。

“最近忙啊,不过不是经常聊天么,也没有把你忘了啊”

李东海还是眨着无辜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解释

   但是李赫宰就是觉得他在说谎,到底是什么让小粘人精变得不黏人了呢,还会说谎了,真是有够委屈。
   
   李东海调整的一下自己身上的围巾,看着李赫宰满脸我不相信的模样有些失笑,这人总是把他当小孩子看。可是我也三十多岁了不小了呢。

“赫宰呀,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么,当练习生的时候也总一起这样在路上走”

   李赫宰似乎没想到李东海会提起之前的事还是这么久之前,愣了一下然后回忆起那些尘封的往事。

“是啊,那时候多不容易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道,一边抱怨练习太累可又没办法,毕竟……只有这一条路走啊”

    似乎是某个炎热的夏天夜里,年幼的李赫宰和李东海从练习室里走回宿舍,平时热闹的大街因为夜晚而变的冷清。宽阔的马路上只有两个人,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因为年轻而肆意张扬的活力一直缠绕在两人身上,即便练了一天的舞蹈两人也是能够打打闹闹。

“呀,赫宰,跳舞真的太累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跳的很好啊”

年轻的孩子对于苦难总是带着些抱怨的。

“你啊,长着呢”

“我要是能跳的像你一样好,我们就可以一起跳舞了对吧”

“对,说不定还能一起出道,公司最近不是在选拔了么”

   一条长长的路,很远的前面有宿舍,更远的前面有梦想一直并肩走下去就好了吧。

   可是年少无知,太想长大,于是傻乎乎的奔跑,不止摔倒,回到宿舍还被希澈哥哥嘲笑是两个跑了一身汗的傻子,但是回去总有等着自己的拉面和床,就这样也熬过一个又一个盛夏。

 秋天的风有些冷冽,李东海又是个底子不好的,李赫宰便提出到前面不远的咖啡店里坐坐。

  路途并不遥远两人却是走走停停,带着嬉笑玩闹,谁也不想到尽头。而是觉得梦想在前方所以飞奔,当自己有资格站在舞台上时才觉得世界太大,自己太渺小。

  这条路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陌生的了,身边的人却还是那一个,相伴十八年。
 
  李赫宰不知道自己把李东海约出来究竟是想说什么,或许只是想让他呆在自己身边。

“东海啊”

眼前就是咖啡厅李赫宰却停住了脚步。
“嗯?”

“以后也一直在一起吧”

“什么?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么”

李东海有些跟不上李赫宰的脑回路。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顿了一秒,李东海又展现出他的猫咪微笑

“愿意”

   秋风拂过,两人并肩而立在长街的样子似乎被时光定格,又渐渐的与年少时融合。

 起风了,回去的路上李赫宰随手拂掉了落在李东海身上的落叶。

 风带走了落叶,却带不走两人相伴的感情。

 

最近磕赫海小短片走一波。😏

太师:这是你最爱吃的梅子,我特意给你买的

二花:笑嘻嘻(带点娇羞)

老夫人:太师还是会疼人的

花老爷:这儿子怕是留不住了

准备考试无法自拔,怕不是要挂掉了。我

是爱你们的😂😂😂